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军事正文

国旗,祖国“同升一面旗 共爱一个家”:为了心中那面五星红旗

比分直播500 2018-10-10 15:10:30

(视频来源:中国军网八一电视)

从祖国最东端到最西端,每天清晨自东向西,无数面五星红旗随着朝阳升起,无数名升旗人,向国旗敬礼。国旗升起的地方,便是祖国。今天,就让我们走近那些默默无闻的升旗人,认识这群国旗的捍卫者。

“同升一面旗 共爱一个家”

 为了心中那面五星红旗

5时30分,祖国东端的东极哨所,官兵升起五星红旗,把第一缕阳光迎进祖国版图;

6时13分,当升旗手将右臂划出优美弧线,五星红旗在祖国心脏北京缓缓升起;

7时30分,斯姆哈纳哨所升起国旗,国门卫士在祖国最西端叫醒了帕米尔高原。

从东到西,沿着太阳升起的轨迹,一面面五星红旗点亮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0月8日上午,由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与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国旗护卫中队共同举办的“同升一面旗 共爱一个家”主题活动在天安门国旗护卫中队营区举行。

与以往不同,一面面来自边疆、海岛、雪域、大漠的五星红旗,带着心中那份挚爱,汇聚在这里。

此刻,离首都北京3000多公里,海拔4250米的西藏边防无名湖哨所,一面五星红旗也正在迎风飘扬。神州大地国庆假期热潮还未完全退去,这里却即将迎来寒冬,接下来就是长达半年的“与世隔绝”。从山顶到山脚,爬下“绝望坡”,去县里、去市里、去首都,连长李文多一行三人带着一面特殊的国旗,一路辗转奔赴北京。

短短两天,这是他们第三次来到天安门广场,却总说没看够,想多拍点照片拿回哨所和战友们“吹牛”:看!这就是咱们守卫的祖国心脏,多美。

在天安门广场看到了祖国第一旗,你问他们,“你见过多少面国旗?”齐刷刷歪头想了一阵,都说这次是最多的一次——

距2011年王仕花和王继才第一次来北京,已经过去整整7年。只是,这回身边少了老王。32年来,无论刮风下雨,在开山岛这个面积仅0.013平方公里的地方,夫妻俩延续着只有两个人的升旗仪式,一万多次升起从未间断。今天,她和儿子王志国一起带来了开山岛上升起的国旗,只为让小岛离北京更近。

一面走过热带雨林、经过蚂蝗区、翻越十层大山的国旗,被云南边防战士索朗顿珠捧来了北京。不久前,顿珠带着国旗走上十层大山顶端的零号界碑的最后一段路,1751个台阶,这条巡逻路他走了十年,并将继续走下去。

汇聚到天安门广场的每一面国旗,都有着动人心魄的故事。这面被南海风浪吹得略微脱线的国旗,飘扬在海警46102舰的最高点,航行在南海最前沿宣示中国主权。海警46102舰舰长郑庆丰说,在南海,看到五星红旗就有一种想流泪的激动。

时下的中国,当高铁一遍又一遍刷新最高时速,当信息网络遍布世界每个角落,“抵达”这个词显得异常简单。

然而,祖国之大,在极远极边极险极美之处,在那些常人不曾听说的地方,“抵达”又显得格外重要,哪怕是历经艰险、遍尝寂寞。 


因为有了心中那面国旗,他们显得与众不同。

背着30多斤重的“国旗”来北京,在新疆军区河尾滩边防连战士范小军看来,似乎也不太艰难。尽管从河尾滩到达北京,他们要转4趟车,乘2次飞机,背着这块国旗石却一路畅通无阻。

范小军在巡逻路最高点位找到这块“飘扬”的石头,并亲自画上了国旗,而后又背着这面石头 “国旗”在高原行走3公里。写在国旗旁边的“5418”字样,标注的是他和战友们反复走过的巡逻路的海拔高度。范小军将这块国旗石背到北京,只为向祖国报告,喀喇昆仑卫士的赤胆忠心。

国旗在高原飘扬,也飘扬在额尔古纳河畔的密林。

白桦林、樟子松……秋天的额尔古纳河美得像一幅油画。牛耳河边防连四级军士长雷粒捧着亲手编织的“红柳国旗”,在国旗护卫中队营区站得“倍儿直”。

国旗是一面图腾。“作为边防军人,站在祖国最前沿的那种自豪感,昭示着我们的责任和使命。”不管是行驶在界河上24年的老艇长刘长旺,还是扎根牛耳河边防连16年的老班长雷粒,就连刚刚转隶到连队1年的战士王柯文都会很骄傲地对我们说着这句话。

很快,美丽的额尔古纳河就要迎来长达7个月的大雪封山,美丽的白桦林跟所有人说来年再见,可是这面“红柳国旗”却能点亮这里的春夏秋冬。

邵建民带来了半面国旗,30多年前,在南沙渚碧礁上空,首批守礁官兵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南沙的风雨让这面国旗缺了一半,但上面的签名直到今天仍依稀可见。

“兄送弟,南沙行,保国之地,立大功……”质朴的寄语传达着他们“人在、礁在、国旗在”的决心。

不管心中的那面国旗是什么形态,边防官兵们知道,这面国旗会给人以力量、信心。

国旗护卫中队门前,一棵老榆树见证了这场互赠国旗仪式。这是精神的传承、使命的赓续。

在无名湖哨所,每一年,新兵穿上军装就是老兵摘去帽徽的季节。送走了老班长高强,哨所来了新兵,王祖江作为老兵带着他们在巡逻线最高点位,亲手在石头上画了一面国旗。

早在2012年,已退役的国旗班首任班长董立敢带队,给开山岛“夫妻哨所”带来了一面崭新国旗。老王走后,王仕花递交申请,坚持继续守岛。这次不同的是,有10人轮番上岛,同升一面旗。

能让川藏兵站部红旗车标兵朱小红心中悸动的,不是奔走了18年的生死川藏线,而是沿途见到藏族孩子们展开国旗向车队敬礼时的画面。

在距离祖国一万多公里的非洲大地,第二批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队员王震在执行任务时,几乎每天都会经过战友李磊、杨树朋牺牲之地,接过鲜血浸染过的旗帜,维和官兵继续直面艰险,倾心护卫和平。

在巴丹吉林沙漠腹地,一块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60岁的东风航天城迎来了一群军训中的孩子,参观的人群中不乏有昔日为祖国航天事业做过贡献的老兵。童稚与花甲相遇,即使并不相识,却在五星红旗前同时驻足,抬头仰望。

仰望的不只是他们,在戈壁深处,在碧海前哨,在高原雪域,在崇山密林,还有军事媒体人和他们一起,向着五星红旗注目敬礼。

平凡的人们,带给我们最多感动。极远极边极险极美之处,有着太多的故事,太多的诗篇。“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而军事新闻人行走的足迹,则生动刻印出一座座精神高地,放大着传扬着亿万华夏儿女共同的家国情怀,只为我们共同升起的那一面面五星红旗。

为了心中那中国红,未来,我们一起继续前行。

(中国军网记者 张艺藐)

参与评论
今日推荐
习近平,共青团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法学
习近平,共青团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法学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提升[详细]

独家专栏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