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银行 |正文
15岁溺亡少年家属索赔100万新华社记者实名举报:落水码头游船系违建?
2019-06-10 00:01:58 | 来源:新浪新闻 | 作者:

原标题:浙江15岁溺亡少年家属索赔100万追责:落水码头游船系违建?

来源:津云新闻

4月13日,浙江台州市仙居县15岁男孩泮乖杭陶(姓泮名乖杭陶)外出玩耍后失联。当地警民联合搜寻4天后,在县城永安溪人工湖一码头停摆游船水下打捞起其遗体,事后,男孩父母向相关单位索赔100多万元。

6月3日,该案开庭审理,津云新闻记者对男孩父母及相关人士进行采访。

男孩父亲泮先生告诉记者,他家两代单传,他和妻子年纪已大,儿子的去世让他悲痛欲绝,对于网上的争议,泮先生说,“索赔100多万并不是讹诈。”

孩子很优秀

4月13日上午10时30分,周六,泮乖杭陶做了一些作业后对妈妈说想出去玩一下,就在附近玩玩。走之前,他还笑着和妈妈说了一声“妈妈再见”。

午饭时间,小泮没有回家。妈妈出门在小区附近寻找,没有孩子的踪影。全家人都着急了,立刻扩大了搜寻范围,并向小泮的同学们打听,但一直到当天晚上,依然没有小泮的下落。

第二天上午,已一天一夜未回家的小泮让家里人心急如焚,全家人通过各自的朋友圈发布了男孩失联的信息,当天晚些时候,家人向仙居警方报案。

等待的那段时间是最煎熬的。

郑女士说,儿子在她和丈夫眼里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当初就给他取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名字——泮乖杭陶。儿子也不负众望,一直很努力,也很出色,性格很温和脾气很好,见谁都是乐呵呵的。泮乖杭陶在仙居县城某中学读初二,成绩在班里是中上水平,在刚刚结束的月考中,小泮的语文、数学、科学三门功课,成绩都是“A”。

郑女士说,她儿子平时的爱好是喜欢练武术和散打,报名参加了当地的一家武校,曾到宁波参加过一次散打比赛并得过奖。后来,泮乖杭陶又接受一些剧组的邀请到浙江东阳市横店影视基地、永康市影视基地、宁波奉化市影视基地拍过好几部影视剧,有古装武打片,也有现代战争片。

男孩泮乖杭陶有很多的梦想,其中一个梦想,等自己拍了好多影视剧,挣了钱,就带着爸爸妈妈周游世界……

“如果那天我没同意他出去就好了!”郑女士万分自责。

孩子找到了

永安溪水域在仙居县城的大卫世纪城(房产项目)地段被一条橡皮大坝拦阻成一个人工湖,大卫世纪城在此建了个广场,叫湖滨广场,在广场靠湖一侧建了个小码头,并开发了游船湖上漂流的旅游项目。

警方通过监控视频,发现男孩的最后一个画面是在橡皮大坝附近出现过。据了解,该旅游项目已长时间不营业,平时游船就停摆在码头上,无人看管,码头、游船上也没有任何禁止上船玩耍的措施和警示标志,平时市民可以畅通无阻登上游船玩耍。

民警从离游船200多米的一个监控画面中找到了一小段有人快速通过码头栈桥登上游船的视频资料,其时间和男孩失联时间吻合。

17日上午,搜救队员在该水域找到了男孩的遗体。

索赔100万

泮先生、郑女士发现,儿子遗体被打捞上来后,有关单位才在码头上将栈桥通道用胶布等拦住,贴上“私人财产 禁止入内” 、“危险 请勿靠近”等警示标语。

“这是他们心虚,他们在欲盖弥彰、掩耳盗铃。” 郑女士对津云记者说。

数天后,这些警示标语和隔栏又消失了,恢复了原样,市民又可以自由、免费上游船了。

泮先生、郑女士向当地警方以及仙居县政法委要求开展调查、查清和落实此事件中相关部门单位的责任。县政法委经过工作,召集当事人家属、相关责任部门单位进行调解,但调解不成功。

据了解,仙居县大卫世纪城项目由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10年开始开发经营。4月29日,泮先生、郑女士向仙居县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将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列为被告。

《诉状》称:“该码头系被告在没有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建造,并违法从事游船经营项目,且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安全保障措施”“根据《港口码头安全管理规定》第二十五条规定,港口建设项目的安全许可包括项目设立安全审查、安全设施设计审查和竣工验收。被告在建造本案所涉的码头,没有遵守上述法律规定,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造成两原告的儿子泮乖杭陶不幸死亡,其应当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

泮先生、郑女士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因儿子泮乖杭陶死亡的死亡赔偿金1111480元、丧葬费30549.5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1192029.5元。”

码头和游船未经审批?

6月3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庭审中,被告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方承认游船确实是属于自己的,其未能出示游船经营项目已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证据。同时也未能出示建造码头已取得合法审批手续的证据。但被告同时出示了一份计划由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将码头移交给另一部门(单位)的文件,但被告一方一直未能出示能证明码头已经办理移交。被告一方还提出,原告方没有视频证据证明男孩是从游船上落水溺亡的,视频只能证明男孩上了游船,男孩也有可能是在码头栈桥或岸上落水溺亡的。

法庭没有对此案当庭作出宣判,将择日作出判决。

参加旁听的搜救专家吴永平对审判员作了情况说明,称从当天打捞到男孩遗体的水下位置看,男孩应该是在游船上落水的。

6月4日,泮先生告诉津云记者,那码头和游船都是未经审批的,他去仙居县有关部门询问过,之前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曾将这两项目向有关部门申请报批过,但一直没有审批同意。

据津云记者了解,泮先生、郑女士到法院起诉向浙江大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提出索赔后,网络上有网民称这是男孩家属在讹诈。

“赔偿金额都是我们的律师根据国家相关法律算出来的,我们这不是讹诈。我们唯一的儿子已经走了,给我和我们家人带来巨大的悲痛,再多的钱也不能让他重新回来,我们只是想向自己的家人、向家庭有个交代,有个安慰。”泮先生说。

记者 陈国亮

责任编辑: